福建“新农兴事件”系列调查报道之三
当外来投资者遭遇本地强势人物

2018-11-28 09:59:37来源: 中国食品报网

   今年7月13日,本报以《福建“新农兴事件”系列调查报道之一 招商引进的企业深陷营商现实泥淖》为题,报道了国内知名食品生物工程专家邱燕翔在福建省光泽县投资兴业的遭遇。7月26日,本报发表评论员文章《一封本不该来的信》。9月20日,本报再度跟进报道《福建“新农兴事件”系列调查报道之二 咄咄怪事出光泽 李逵告李鬼,李逵反被罚》。

  近日,福建省在全省范围内组织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集中督导。福建新农兴生物工程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农兴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长邱燕翔在此期间向督导组实名举报福建佳品佳味生物食品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陈晓芳,举报其长期非法侵占、私刻公章、非法生产等不法行为,而新农兴公司更是面临被解散的处境。对此,记者通过梳理事件脉络,继续跟进报道。

  招商引进企业深陷泥淖

  据悉,邱燕翔是国内知名食品生物工程专家,国家火炬计划项目“双膜固定化酶制备天然肉类提取物”技术发明人。2012年,福建省政府招商引资其携上述项目落户光泽县。在考察之初,光泽县某领导引荐了当地人陈晓芳作为其合作人。2013年,福建新农兴生物工程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专业生产天然鸡肉提取物和纯鸡粉等食品配料。公司投资规划2亿元,一期5000万元,旨在打造亚洲最大鸡肉提取物生产基地。

  2015年7月27日,福建佳品佳味生物食品有限公司注册成立,法人代表元俊(陈晓芳的外甥),地址与新农兴公司相同,经营范围基本一致。

  2015年12月12日,陈晓芳纠集当地人员,强行封锁福建新农兴厂区,将原新农兴团队强行驱离,致使新农兴公司完全瘫痪。

  2016年4月,新农兴公司原厂址门牌匾被陈晓芳擅自更换为福建佳品佳味生物食品有限公司。

  2016年6月之后,山东、重庆、天津、上海等地陆续发生关于“新农兴”产品的质量投诉。

  2017年12月6日,中国食品报社接到一封来自福建省南平市光泽县的实名求救信——邱燕翔实名求救。随后记者多次赶赴光泽县进行实地暗访调查,其中一次被陈晓芳等人堵在厂区内,采访设备险些被抢走,最后在众人护送中脱身。

  2018年1月12日,光泽县市场监管局依法查封了正在生产的工厂,生产原料同时也被查扣。此时,厂区大门挂的牌匾正是“福建佳品佳味生物食品有限公司”,而非“福建新农兴生物工程科技有限公司”。

  2月2日,在光泽县有关部门主导下,光泽县市场监管局、公安局以及陈晓芳、邱燕翔到场,解封厂区大门,将陈晓芳实际控制的厂区交接给邱燕翔及其团队。

  2月12日,光泽县市场监管局、公安局到场,解封新农兴公司办公大楼,把陈晓芳实际控制的办公大楼交接给邱燕翔。

  4月11日,光泽县市场监管局、公安局到场,解封新农兴公司车间及财务室,把陈晓芳实际控制的车间及财务室交接给邱燕翔。

  但好景不长,从解封半个月后的4月26日开始,新农兴公司就被陈晓芳派来的3辆汽车堵住厂区大门近3个月之久,新农兴公司向公安机关多次报案无果。直到7月13日,本报以《福建“新农兴事件”系列调查报道之一 招商引进的企业深陷营商现实泥淖》为题进行报道后,才被挪开。新农兴公司才算真正接收属于自己的厂区。

  李逵告李鬼 李逵反被罚

  新农兴公司本以为闹剧到此结束了,但7月20日的一纸通知再度将其陷入泥潭。

  7月20日,新农兴公司收到光泽县食药监局的一份听证告知书:其因无生产经营许可证从事食品生产经营活动(2018年1月10号晚)行为受到该局处罚,其中处罚金400多万元。非法生产地址为新农兴公司,即南平市光泽县鸾凤乡大陂路72号。

  实际上,这起非法生产行为举报方为新农兴公司,光泽县市场监管局现场查证情况是:在非法生产现场出现的是陈晓芳及其实际控制的佳品佳味公司生产人员,而非原新农兴公司管理与生产团队,且陈晓芳非法生产的产品标签为新农兴公司,而彼时原新农兴工厂招牌已被陈晓芳擅自更换为福建佳品佳味生物食品有限公司。而且,原新农兴公司生产许可证也于2017年5月28日自主申请作废。

  “我们如果是违法主体,会千方百计举报自己吗?这不合常理啊!”邱燕翔对记者说,正是陈晓芳代表的福建佳品佳味公司于2016年12月12日侵占工厂后,假冒新农兴食品生产许可证和商标标识进行非法生产,才迫使新农兴公司无奈于2017年5月28日主动申请注销生产许可证希望自保。“我们何来与他方合作加工的动机呢?就算我们确有必要合作,新农兴公司完全可以以其他工厂名义展开。”

  邱燕翔告诉记者,公安机关此前已有立案。侦查结果证明,陈晓芳于2016年3月4日,私自破开新农兴公司财务室,盗取增值税发票、银行U盾、财务专用章等,是此系列非法生产事件的真正操纵者。

  “李逵”接到“自己告自己”的罚单已有数月,而“李鬼”却至今逍遥法外。

  陈晓芳:“我随时随地带一百多人将你们平了!”

  陈晓芳在当地是个强势人物。早于2010年初,陈晓芳因光泽县人民法院杨副院长(时任)依法划拨其(拒不执行法院裁决,有钱不履行债务)用于土地招标的30万元定金,心生不满,竟带一群社会闲散人员堵在杨副院长家门口欲强行将其拖拽上车,并威胁杨副院长不要多管闲事。后因光泽县公安局某领导斡旋将此事化解。

  采访中,新农兴公司一甫姓员工出示一份视频给记者:光泽县公安部门、市场监管部门在场的情况下,陈晓芳公然宣称:“我随时随地带一百多人将你们平了!”

  记者了解到,至今邱燕翔面临小股东陈文芳以及实际控制人陈晓芳(陈文芳胞兄)一系列的民事案纠葛。对此,邱燕翔也是一脸愤懑与无奈:4年来,新农兴公司耗费近4000万元且实际生产不过半年,因陈晓芳的行为如今竟面临被解散的处境。新农兴解散案于今年11月9号在福建省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本报就此多方征寻相关法律专家意见。

  广东省律师江申生指出,持股10%以上的股东(陈文芳持股20%)因股权利益受到大股东侵犯时有权提出解散公司,但本案应全维度审视双方系列事件尤其是与当事人一方陈晓芳多起关联的涉嫌违法犯罪事实及背后动机:其非法注册与新农兴完全同址的福建佳品佳味公司(2015年7月27日);陈晓芳于2016年3月12日强破新农兴财务室并抢走新农兴历年财务账册及银行U盾等,并于2017年10月以来多次盗抢新农兴公司设备数台,见光公(刑侦)受案字(2018)00094号;陈晓芳蓄意并持续经营的佳品佳味公司与原新农兴公司产品类别高度重合。

  至今年11月,邱燕翔与陈文芳及陈晓芳纷争已近4年。一个带着资金与专利技术而来的外来投资者利益得不到保障,截至目前项目已停产近3年并可能面临公司被解散的处境。反倒是纠葛的另一方陈晓芳伺机进入原本完全陌生的提取物调味品新濠天地网上娱乐平台,从最初的非法生产过渡到高调建厂,其客户亦多数来自于新农兴公司。

  采访期间,记者恰逢光泽县人民法院民三庭审理双方合同无效案。在法庭上陈晓芳多次辱骂大股东代理人,庭审结束时在法庭上公然威胁旁听席原新农兴公司管理人员谢某:我随时叫公安局把你抓起来!其强势可见一斑。

  是非终有公断,本报希望通过如实梳理整个事件脉络能够引起相关部门及领导重视,切实查清事件真相。

      

       本报深度报道组

0
0

我来说两句